首页 > 远古神话 > 那逆子去哪里了
那逆子去哪里了叶君楚倾城_那逆子去哪里了章节

那逆子去哪里了叶君楚倾城_那逆子去哪里了章节

那逆子去哪里了
叶君楚倾城是小说《那逆子去哪里了》中的角色,该部小说的作者梵如风的文笔清新流畅,让《那逆子去哪里了》中的每个人物都富有了灵魂,叶君楚倾城在其中的故事线有明有暗,每一章节都承前启后,环环相扣,一起来看历史小说《那逆子去哪里了》吧我是叶君。重生异世夏国,成了夏国三皇子。我真没想当皇帝啊。奈何实力不允许。我太难了!...
作者:梵如风 更新时间:2022-04-02 18:00:06
开始阅读
内容详情

第十五章

第15章爽,就是这个感觉

  世人皆道长生好,哪知人间闺房妙?

  由于刺客的原因,叶君没能前往百花楼。

  最终留在妲己房间内。

  这一夜。

  他醉卧温柔乡,

  此处之妙,不可外道。

  然而。

  今夜。

  金陵城上空。

  却笼罩着浓郁的恐怖气息。

  白天夏皇震怒,下令查抄户部尚书府。

  此事宛若一道惊雷,落在了金陵城内,掀起轩然大波。

  一时间。

  无数人陷入恐惧中。

  惶惶不可终日。

  参与灵州赈灾的官员,齐聚东宫,想和太子商榷接下来的事情。

  大殿内。

  太子得知众官员到来,“让他们进来吧!”

  闻声。

  侍卫转身欲走,背后一道声音传来,“等等!”

  声音落下。

  一人走了出来。

  此人一袭白衣,长发如瀑,端的是丰俊非凡,温润如玉,一双眸子深邃无比,仿佛一眼能看透人的心思。

  陌上人如玉,莫过于如此。

  这时。

  他看向侍卫,沉声道:““你去告诉众位大人,就说太子身体不适,有什么事情等过段时间再说。”

  侍卫看向叶长卿,后者点了点头。

  少顷。

  只剩下太子和男子两人,太子一脸茫然,“先生,为何将众位大人拒之殿外?”

  韩翎道:“殿下,户部尚书已经东窗事发,金陵城内谁人不知刘乾是殿下的人,现在不知有多少双眼睛盯着东宫。”

  “这个时候,殿下要是召见了殿外官员,会引来很多麻烦。”

  太子双目一亮,恍然大悟,“还是先生考虑周密,孤险些将自己置身漩涡中。”

  韩翎道:“殿下,一步错,满盘皆输。”

  太子连忙道:“先生,刘乾是孤的人,相信父皇有所察觉,你说父皇会不会怀疑,灵州赈灾之事是孤在背后操纵。”

  韩翎毫不犹豫道:“会。”

  闻声。

  叶长卿面如土色,心下惶恐万分,此事要是牵扯到他,那自己多年的部署将会功亏一篑。

  韩翎察觉到太子的担忧,沉声道:“殿下,不必太过担忧。”

  太子看了眼韩翎,“先生可有计策。”

  韩翎点头,“殿下,事已至此,有三件事情必须去做。”

  太子道:“那三件事情。”

  韩翎道:“其一,前往狱中面见刘乾,许以承诺,可保其子周全,让他承担所有罪责。”

  “其二,上书陛下,彻查灵州赈灾一案。”

  “其三,查清楚到底是何人,将此事捅到陛下面前。”

  太子道:“入狱之事,孤派一人前往即可,只是不知先生为何,要让孤上书父皇,彻查赈灾一案?”

  韩翎道:“殿下,陛下生来多疑,若是殿下亲自上书,再加上刘乾领罪,这件事情很快会平息下去,绝对不会牵扯到殿下。另外赈灾一事关乎国本,殿下此举识大体,一定能得到陛下刮目相看。”

  太子点头,“先生心细如发,了解父皇心思,此事就依先生之言,至于何人将灵州赈灾之事告诉陛下,除了魏王还会有谁。”

  “孤失去一个户部尚书支持,对魏王最有利,况且乾州刺史本就是魏王的人。”

  韩翎面露异色,若有所思,“殿下,吾觉得此事没有这么简单,所有苗头全部指向魏王,反而让人觉得奇怪。”

  “殿下别忘了,魏王的行事作风,从来都是做事不留任何痕迹,腹黑的很。”

  太子脸色微微一变,“如果不是魏王,孤想不到还会有其他人。”

  韩翎道:“殿下,有没有想过是陛下。”

  父皇?

  太子神情愈发凝重,心下骇然无比,要真是夏皇的话,那此举就另有深意了。

  细思极恐。

  如果是夏皇要搞他,那是准备废太子,扶持叶君上位,还是魏王?

  这一刻。

  叶长卿眼中划过一抹狠辣,一闪即逝,被他隐藏了起来。

  韩翎看了眼太子,“殿下,这一切只是猜测,只要殿下做好这三件事,此危当平安渡过。”

  太子倒下一口凉气,“孤这就派人去办。”

  ...........

  另一边。

  魏王府内。

  魏王叶琰眉开眼笑,看着下方客卿,詹事,“此番乾州刺史可是立了大功,除掉户部尚书,就相当于废了太子的左膀右臂。”

  说着,他轻抿一口杯中酒,继续道:“尔等以为接下来,我们该干什么。”

  一人开口道:“联合上书,请陛下彻查赈灾一案。”

  叶琰目光落在那人身上,摇了摇头,笑道:“不然,此事被乾州刺史挑起,太子势必会将这仇记在本王头上,我们现在上书,只会让父皇对本王厌恶。”

  “所以,不能穷追猛打,但也不能不打。”

  那人道:“还请殿下明示。”

  叶琰笑道:“现在父皇最担心的是灵舟的百姓,以及动乱,本王决定捐献物资,上交给国库,让父皇用于赈灾之用。”

  “另外,毛遂自荐,前往灵州处理动乱,获取灵州百姓的支持。”

  “最后,没有了刘乾,户部尚书之位空缺,这一次这个位置必须是本王的囊中之物。”

  闻声。

  众人眼中尽是敬佩之色。

  高。

  实在是高明。

  殿下高瞻远瞩,智谋深远,绝非我等可敌。

  殿下不出府,便可运筹帷幄,我等佩服。

  一时间。

  马屁声此起彼伏。

  叶琰一脸享受的样子,真香。

  这一夜。

  金陵城注定是一个不眠夜。

  太子东宫和魏王府彻夜灯火通明,直至拂晓时分。

  .........

  另一边。

  逍遥王府。

  妲己房间内。

  他起身从木榻下来,开始整理衣衫,感觉整个人都精神抖擞,就在这时,屋外传来一阵脚步声。

  “殿下,宫里来人了,让殿下去早朝,车辇已经在府外候着。”

  早朝。

  叶君从来不早朝。

  今天也不例外。

  少时。

  他推门来到房间外,“奉先,去告诉内侍,就说昨夜有人刺杀,本王受伤了,无法入宫早朝。”

  吕布点头,转身离去。

  约莫一炷香时间。

  吕布去而复返,出现在叶君身边,后者沉声道:“奉先,来和本王打一架吧。”

  打一架?

  吕布一脸懵逼。

  叶君道:“就是切磋下。”

  经过昨夜一役,叶君觉得有必要提高下自己的实力。

  吕布千军万马中取敌将首级的存在,用来做自己的陪练刚刚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