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远古神话 > 我是父皇唯一的孩子
现在火的小说我是父皇唯一的孩子更新全集

现在火的小说我是父皇唯一的孩子更新全集

我是父皇唯一的孩子
近发现很多人都在搜主角是红药沈如晦昙奴的小说,其实这是樱胡柰朱写的《我是父皇唯一的孩子》中的人物,小说文笔绝佳,剧情栩栩如生,值得推荐。八父皇对我,永远都是不满意的。每日侍疾时,父皇总会拿监国的事......
作者:樱胡柰朱 更新时间:2022-07-26 17:41:08
开始阅读
内容详情

父皇对我,永远都是不满意的。

每日侍疾时,父皇总会拿监国的事作筏子,挑出各种事端来训斥于我。他的脾气越来越坏了,尤其是瞧见我的时候,总是恨得咬牙切齿。

这些天忙碌得很,几乎每日都要忙到月明星稀时,我才能回到东宫,而红药为了照顾我,都没怎么合过眼。

今晚仍旧同往常一样,早出,晚归。

但看见被泼了一身墨的我,红药眼里的心疼,便再也藏不住了。

“殿下——”

红药唤了我一声,急忙拿出帕子,替我擦拭脸颊上的墨点,“……您受委屈了。”

声音已然带上了隐隐的哭腔。

每天处理乱七八糟的政务,还要承受父皇阴晴不定的情绪,说不疲惫是假的。在椅子上坐下,我抱住红药,将脸埋在她怀里,声音闷闷的:“……姐姐,孤有点累了。”

若是母妃在这里,就好了。

可是我也知道,母妃在永巷,比我还要艰难得多。

红药安静地陪着我,她的指尖轻抚过我发端,给予我绵延不尽的安心感。真好,难受了还有她在我身边。

“殿下。”

耳边,沈如晦的声音突然传来。

我眼神微冷,从红药怀中抬头,看着他,蹙起了眉头:“……你来做甚?”

沈如晦犹豫几息,随即眼神变得坚定:“我来找您——”

“以兄长的身份。”

“放肆!”

沈如晦话音刚落,红药便立刻出声训斥了他:“自称殿下兄长,你如何敢?!”

我安抚似地抬手,红药便不再说话,只是神色仍旧难看。

“孤竟不知……何时多了一位兄长。”

我面无表情地看着沈如晦,语气带上了冷意:“沈副尉,你难道不知,孤是父皇唯一的孩子?”

沈如晦深深地看着我,眼神中带的那几分疼惜,看得我险些笑出了声。他真有趣,无论我如何戏耍于他,他似乎总能自己说服自己。

此刻他又把我当作什么呢?

我想,大概是一个渴求父亲关爱的可怜小孩罢。

不然,他怎么会这般认真地看着我,然后说道:“其实有人一直挂念着您,只是殿下不知道,或许您——”

“孤并不想知道。”

我淡声打断他,起身,缓缓走至他身前。

“沈副尉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