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远古神话 > 宁尘《第一狂少》
宁尘《第一狂少》全目录章节全资源

宁尘《第一狂少》全目录章节全资源

宁尘《第一狂少》
《宁尘《第一狂少》》是一本现代言情小说,剧情前后反差较大,人物性格也比较复杂,不过主角宁尘《第一狂少》非常讨喜,言笑浅浅牢牢抓住广大读者的心理,所写之文字字经典,值得推荐。多年后,世人只闻,封家大公子曾为一人刻骨铭心过,翻江倒海,在所不辞。“可是韦家长女?”“一个名不经传的野模罢了。”情爱无涯,看尽尘世纷争。火焰无边,世间光咎永存也。weibo:杨柳依依_ran
作者:言笑浅浅 更新时间:2022-06-30 14:05:39
开始阅读
内容详情

第八章 柯基

顾嫣不由得软下语气,委屈巴巴的模样:“我只是不想因为别人的潜规则而刷下去,我不甘心。”

紧接着,她又忍不住说出自己心内的话,“还是说你潜过罗西几次,比我多,所以选了她?”

封穆知道女人说话直白张狂,却没想到能够到这种地步。

巴掌大的小脸上,眼眶已经红了,里边还透露出些许真情和对这件事的不甘心,好像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似的。

封穆那一瞬间有些后悔,觉得自己可能在那天晚上沾上了一个麻烦。

秉承着甲方聘请的身份,他还是尽量耐心的解释:“你的长相不合适扮演护士。”

其实他就算说的很委婉,意思就是她长得太媚了,就算一身清纯打扮,也完全盖不住那种气质。

而罗西不化妆的时候,有一种蓬勃的朝气感,其实更加适合出演这种正面的角色。

顾嫣小脸倔着:“我看你这就是刻板印象,你一个医务工作者,居然还定义护士是什么样子!”

“这不叫刻板印象,是面向大众必须要有的基础考虑。”

顿了顿,又按了按眉:“否则你觉得为什么警-察不能留胡子,老师不能奇装异服?”

顾嫣看他眼神完全就是在嘲讽自己没怎么读过书的样子。

尽管这是事实,但她内心还是受到了屈辱,只能贴近他,以自己擅长的方面去引诱男人,狡黠笑着:“我看这都是借口。”

封穆懒得解释,微理了下领口:“顾小姐,同样的把戏玩多了,很无趣。”

顾嫣勾住他领带,挽唇一笑:“这只是开胃菜,我还有很多新鲜的玩法。”

“只怕开胃菜再多,和正餐也是一个味道。”

封穆薄唇吐出几个不带感情的字眼:“糜烂。”

这时,熙熙攘攘的男人的声音出现,封穆理了理袖口走过去,不再看女人一眼:“张老板,定在几号拍摄?”

顾嫣看着男人远走的背影,脸色沉了下来。

……

到了拍摄当天,罗西早早就到棚里了。

在这之前她还特地发了几条朋友圈炫耀,虽然没有加顾嫣,但是有共同好友的,圈子就这么大,传传都知道了。

当一切准备就绪,罗西面对聚光灯要开始摆造型的时候,棚外突然传来一阵喧闹,一阵哗然突然平地而起。

紧接着,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跑过来拉住罗西,一脸慌张:“快走!你快走!今天先别拍了!你从后门走,我改天再联系你!”

罗西皱眉:“怎么了?”

“张伟连他老婆来——”

话还没说完,便有一个踩着高跟鞋的女人闯了不顾摄影师和工作人员的进来。

罗西看到女人的瞬间,脸色一白,正要走掉,可那女人在更快一步的看到她,脸色突变。

大步向前呵斥一声,利落的揪住罗西的头发:“死小三!你还在这里拍照片!我警告过你离我老公远点了吧?上周末你是不是又拿着他的卡刷了五十万?这次拍摄是不是我老公给你找的关系?”

罗西那张漂亮的脸蛋上出现了倔强的挣扎:“我没有!谁知道你老公是谁!”

可是哪容得罗西解释,富太太从包内掏出一叠照片甩在罗西脸上,上面全部是她挽着一个中年男人逛商场进出酒店的照片。

罗西脸色逐渐发白,棚里其他的人一个个低声议论起来。

那富太见她不承认,扯着罗西的头发就往外拖:“你还不承认!上次捉奸在床了打了你几巴掌难道是假的?当我不存在是不是!还拍什么拍!你们这个棚再敢用这个模特,就是跟我公开过不去!滚出来!”

罗西也被骂急了,“是你老公纠缠我,我根本就没有主动的意思!”

可是不管怎么解释,就算急的快哭了,身边的人也只是面面相觑,站在原地动都不动,也没一个人敢上来帮她一把。

毕竟她是张伟连情妇,而人家面前的这位才是正主,别说顾着面子和利益不敢帮,就连道德上也不可能上前。

直到看着又哭又闹的她,被那满身珠圆玉润又厉害的富太扯住摄影棚后,喧闹的棚才安静下来。

领班皱着眉,将所有人聚在一起商量了一下,随后道:“都散了都散了!改日高层再重新选定模特人选!今天都散了!”

顾嫣看完戏,在暗处一笑,哼着小曲,悠闲的从棚内走出。

可刚走几步便停住了脚步。

她看到了棚外站着的封穆。

他纤长的指尖夹着根烟,吐出的锋利清肃的脸全然罩住。

因为一定的距离和昏暗的灯光,她看不清他脸上的神色,却能感受到完全冷清的味道和令人生畏的气息。

在和顾嫣对视后,他将烟用力一掐,清冷却锐利的视线射过来,冷笑:“你还挺有手段的。”

从他唇角吐出来,简直轻贱到极点。

顾嫣沉默了许久,才扯扯嘴角:“你可能不知道,我从的生长环境,早就教会了我锱铢必报四个字。”

再抬脸时,扬着灿烂而憔悴的笑:“罗西得罪过我,且我的经历告诉我我必须还回去,不能任人宰割。”

男人冷嗤:“你的经历跟我有什么关系,我只关心我的损失。”

顾嫣说:“你的损失是我造成的吗,我只是寄了照片过去呀!”

封穆看了女人良久,“别跟我玩绕关子文字的游戏,我的损失你若是补不成,我也不介意让你失去你这次最在意的大秀。”

他目光冰凉沉敛,带着丝若有若无的威胁:“反正我和张伟连挺熟的。”

顾嫣冷哼:“你虽然从医,骨子里还是跟你兄长一样的商人手段啊。”

封穆见顾嫣突然提到他兄长,眉眸微挑:“你知道封恪?”

顾嫣说:“他可是我男神。”

这话说出来也是故意气封穆的,她知道封穆与兄长不睦。

可封穆只是玩味的咀嚼着男神这个字眼:“是吗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