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远古神话 > 镇狱龙婿
现在火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镇狱龙婿+全文&完整版

现在火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镇狱龙婿+全文&完整版

镇狱龙婿
一些网友对《镇狱龙婿》很感兴趣,其实,它的作者是墨心,作为一名实力派,墨心成功刻画陈帆萧若雪形象,令小说看点成倍增加,小说文笔绝佳,剧情栩栩如生,值得推荐。
第11章“好,好小子,我也总算没有看错人!”“家风纯正,人......
作者:墨心 更新时间:2022-06-30 13:57:39
开始阅读
内容详情

第11章

“好,好小子,我也总算没有看错人!”

“家风纯正,人更是两袖清风,我帮!”

方老爷子这么说道,但方婉怡可没觉得有什么开心的,反而是皱紧眉头,上前把陈帆新搞来的血玉的过程,说了一遍。

方老爷子只是奇怪地看了一眼陈帆,并无多言。

反而是收拾出了房间让陈帆与陈梦今晚在方家住下,丝毫不怕受到反噬。

......

第二日,陈梦早早就回去了摆摊,留下陈帆一人。

陈帆拿出了那一枚戒指,思绪飘散,他记得那个老人说,如果要启动这一枚戒指,就得利用血玉。

而且还是邪门的血玉!

陈帆要去古玩城买血玉,其一,就是为了能够将戒指启动。其二,把光滑无暇细腻正气的血玉回到萧家。

可没想到的是,如今却出了这么一个岔子,陈帆也是头疼地很!

正当陈帆要不要犹豫启动戒指的时候,方婉怡在门口敲门,一紧张,陈帆顿时把手给刺到了,血玉染上了他的血,血迹还流向了戒指......

顿时,光芒乍现!

数万光芒悉数从戒指里面透出,流光溢彩的,美妙生资!

陈帆看见这一幕,他不禁感到震惊!

而且,血玉变得更加地晶莹通透了,丝毫没有血迹的那种恐怖感......

此时,戒指自动套在了陈帆手指上,陈帆被吓了一跳,他没想到,这个戒指还能自己动!

他揉了揉眼睛,确定自己没看错之后,十五分钟后才缓过神来。

突然,陈帆听到了一阵响声——

一抹光芒突然从戒指中央迸射而出,刺得陈帆立马用手遮住眼睛。

还没等陈帆到反应过来,那道光芒冲入了陈帆的脑海中。

这就像是来到了一个新奇的世界,在这里陈帆见到了许多从未见过的医术。

更为神奇的是,这些旷世奇术陈帆都能融贯汇通,深刻的刻在了他的脑子里。

等他意识回转到现实里,陈帆有些目瞪口呆地盯着这枚戒指。

当初的老大爷居然给他留了这么好的宝贝,有了这些医术,他以后不得横着走?

这一切来得太突然,陈帆差点没有做好心理准备。

就特么像是在做梦一样!

......

站在门外的方婉怡有些焦急,楼下的佣人已经上来催了三遍了,就是没见到人。

方婉怡只好推门进去,引入眼帘的是——陈帆一个人愣在那里,手在半空中飞舞。

方婉怡只当他是世外高人,多多少少都有那么点毛病。

她开口,“陈先生,温总已经在下面了。”

陈帆点点头,“好,我现在下来。”

他拿上了桌面上的血玉,小心翼翼地把它放进盒子里。随后,陈帆又额外地注意着方婉怡此时的表情。

之前方婉怡的态度还是一副死都不信陈帆的样子,可现在明显不会再怀疑陈帆。

这让陈帆心里的底气更足,脑海像是解答库一般,所有问题都能有解决方法。

这枚戒指,很神奇啊!

陈帆到了楼下,看见翘起二郎腿的温轻梁,道,“温总,这是你要的血玉。”

温轻梁没接,反而是自顾自地泡茶。

场面一度陷入了十分尴尬的情景。

方婉怡看不下去了,柔声说道,“温总,那是血玉。”

温轻梁这才轻笑一声,“既然方小姐都这么说了,那我就打开看看,是不是我的那块血玉!”

他接过盒子,翻开一看,眼前的是一块极具灵气的血玉,晶莹剔透,还带着清润,光是从玉中散发出来的那股檀香,就足够令人心旷神怡。

突然,温轻梁大脑一疼,连忙放下盒子,抱着脑袋四处打转。

陈帆立即上前施针,把一道银针按在了温轻梁的天空穴上。

略通医术之人,身上还是得带有几道银针的。

刚一施针,陈帆就被自己吓到了,他的动作无比娴熟,根本不需要思考穴位是否准确。

陈帆一愣,但也是瞬间就收敛好了神色。

他得花时间适应这枚戒指,以后要是运用得当,以后萧家对他构不成威胁。

经过他的治疗,温轻梁缓缓睁开了眼睛,他不解问道,“婉怡?方老?方婆子?”

随后,又看见了陈帆,不禁疑惑,“这位是......?”

陈帆只当他记忆没有恢复完全,又狠狠地按下那根银针,深.入了一寸。

记忆从脑海里面涌入,温轻梁立刻反应过来——一切都是这枚血玉搞的鬼!

如果不是赵德那个臭小子唆使自己买下来,自己根本不会这样!

看温轻梁的反应,他便知道如今的温轻梁已经清醒过来了,便问道,“温总,好多了吗?”

温轻梁立即双手合十,弯腰九十度鞠躬,“谢谢师傅,谢谢师傅相救!”

“如果不是师傅,温某怕不是要听信了别人的谗言,断送自己这一生!”

“温某劳烦师傅一趟,随我去趟赵家!”

陈帆皱皱眉,“这是为什么?”

温轻梁这才开口,“师傅你有所不知,我把赵德当成好兄弟,一起去拍卖会,结果没想到的是,赵德看上了一块陪葬的血玉,要拍下!”

“刚好还是一对,就笼络我也一同拍下!”

“没想到的是,带回来没几天,我整个人也变了,家里面也发生了不少怪事!”

“但自从接过师傅手里面的这块属于我的血玉的时候,我就知道,危难早已没有了!”

“现在,就是要去找赵德这个臭小子算账的时候了!”

方婉怡见温轻梁怒气冲冲,心下了然,但更多地还是对陈帆佩服,想到陈帆在萧家当了那么久的上门女婿,想必也十分憋屈了,心一狠,她便决定推波助澜一把。

“去,查查赵德在不在萧家。”方婉怡小声向管家耳语,而后又对着厅里的诸位道,“大家不妨喝喝茶,等会再去也不迟。”

众人皆是心照不宣。

......

十分钟后。

管家回到她身边报告一切。

方婉怡听完,笑容满面,打压这个败家子的好时机到了!

她朗声对着温轻梁道,“温公子,赵德就在萧家吃饭,现在去的话,刚刚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