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远古神话 > 《慕总,太太手里还有两个娃》江晚晚慕西爵
《慕总,太太手里还有两个娃》江晚晚慕西爵完整版

《慕总,太太手里还有两个娃》江晚晚慕西爵完整版

《慕总,太太手里还有两个娃》江晚晚慕西爵
小说《《慕总,太太手里还有两个娃》江晚晚慕西爵》主角是《慕总,太太手里还有两个娃》江晚晚慕西爵,是醉灵珑写的一本古代虐情小说,该作品剧情精彩,字字皆是看点,字字神奇,非常值得推荐。被人下毒折磨,夜夜变成女鬼,闹的县城人心惶惶,却被他多次隐身相救,自己的丫鬟又爱上自己所爱之人,无家可归的她,该何去何从?
作者:醉灵珑 更新时间:2022-06-30 13:48:53
开始阅读
内容详情

第01章遇匪

日正当中,郊陌风光明媚,马车一路颠踬。

坐在车厢里的公孙炎不畏燥热,靠著车箱悠然拿著书杤沿路研读,凝神静气怡然凉爽。

可是,前方驾著马车的年少小仆人李寒,戴著大斗笠遮掉一些烈阳,擦额上汗珠仍不停冒出。

他边擦汗边失了耐性的叨念:“少爷,越往南方怎天气越来越热,好像在蒸青稞,都快被蒸熟了!我们到底还要多久才到邵阳县?” 公孙炎听闻将眼神移向前方,前面仍是一望无际欠缺开垦的荒野,一旁树林密布,一边远方山峦在烈日笼罩呈现清澈的蓝,视线所及不见人烟……进城还需要一些时候。

他阖上书杤,车厢内空气溽热,他拿起一旁扇子扇著风,“我想应该再过两个时辰就会到了!可进城天也黑了,我们明儿一早再至长姐家叼扰吧!晚上,我们还是先找个客栈落脚歇息。

” “明天……”听闻又得在陌生客栈歇一宿,李寒哭丧地抬高音量,哀号著:“少爷,到了大小姐家我可要连睡两天,这两个月夜夜难眠,快把我折腾死了。

” 从北至南,千里迢迢,他们已足足赶了两个月路程,长途跋涉又一路蹎跛,骨头都快散了。

“行──”公孙炎答得乾脆,他也想大睡两天,不只李寒叫嚷,他也感疲惫不堪,能及早到达,再好不过。

“只是,别人家规矩可不是我订的,所以……” “啊……少爷,你看前面……”公孙炎话说一半,李寒突然慌张大叫,惊乱地比划著前方路上。

公孙炎也看见、听见惊慌叫声,从车厢探出身。

一群看似盗匪的莽夫,正在欺凌两名弱女子……弱女子!?不,其中一名女子看似一身好武艺,正与那群匪贼厮斗;另一名看似无武艺女子,被两名男子追至草丛,看似岌岌可危…… “小寒,快停车……你留在车上,自己躲好。

”公孙炎急切道。

语毕,李寒仓皇地将缰绳拉紧,马儿昂首啼叫一声,赫然停止前进,公孙炎纵身一跃,翩然从车厢快步往被围困女人方向而去。

“啊……救命……”手拿大刀的匪徒,往手无寸铁跌在草丛、惊慌失措的女子亦步亦趋欺近,快压上女人身上,女子花容失色尖叫。

公孙炎千钧一发赶至。

“一群身强体壮的大男人,欺负两位姑娘,你们丢不丢人。

”公孙炎赶上,一脚踢开莽夫,手中扇子赫然一摊,彷如利刃往对他举著刀的莽夫脖子画去,一道血痕立即出现。

莽夫高举的刀子陡然从手上滑落,整个人痛得滚落地面哀号。

公孙炎冷眸锐利地瞪著另一位想举刀砍他的莽夫斥喝:“还不快滚!” 见同党在地上哀嚎,另名匪徒并没想逃,反而凶性大起,朝身形纤长、长相俊秀、看似容易摆平的公孙炎举刀奔过去,就在他鲁莽地想一刀砍下公孙炎头颅霎那,公孙炎一个转身闪过刀锋,翩然摊开手上那把仿如利刃摺扇,朝他腹部不轻不重划过去,腹部衣裳马上绽开,皮肉瞬间淌出血痕,他痛得哇哇叫,见情势不妙,连忙捡起前一刻掉在地上的大刀,屁股尿流地抱著流著血的肚子逃走。

公孙炎赶紧扶起跌坐在草丛花容失色女子,女子吓得腿软,“谢谢公子搭救。

” “萍水相逢,不需言谢!”见另名女子似乎快不敌四、五名大汉,公孙炎慌忙道:“姑娘,你先自行躲好,或去我马车上躲著,我先去帮那位姑娘。

” 公孙炎飞快朝被几名壮汉大刀夹攻的女子奔过去,协助她击退那些草莽。

“谢谢,公子出手相救!”一群人落荒而逃後,何梅喘著气对公孙炎合掌致谢,却没看见莫静茹,她心急问:“我家小姐呢?我家小姐呢?” 她心急如焚,立即甩开公孙炎像热锅蚂蚁四处寻找。

公孙炎不慌不忙地望一眼马车,看见不远处马车後出现藏躲的身影对何梅说:“你家小姐在马车後面。

” 何梅听闻转身一看,迅速跑了过去,莫静茹吓得瘫坐地上,看见何梅毫发无伤,激动的抱住她:“梅儿,好可怕!幸好你没事?以後我们别再自行出远门了。

” “小姐没事了!”何梅喜极而泣,高兴的擦擦眼泪,以前曾听说这里盗匪猖獗,没想到两人首次擅自出城,真让她们遇见了。

方才她真以为小命不保,幸好大难已过。

“嗯──”吓坏的莫静茹在何梅搀扶下缓缓起身。

“两位姑娘为何会出现在这种荒郊野外,没男丁相陪?”公孙炎见她们主仆感情深厚,又见较柔弱女子身著绸缎显得富贵,遂问。

何梅搀扶著莫静茹,像是保护她似的瞬间变脸,刚才对公孙炎的救命之恩的感激之情突然消失,变得像只竖起汗毛的自卫刺蝟,“你问这做啥?又不干你的事,我们要赶路了,失陪!” 何梅口气极差,莫静茹望见公孙炎诧异的收起笑脸,赶紧制止。

“梅儿,这位公子好心相救,不得无理。

” 何梅噘了噘嘴,不情愿地对公孙炎道歉:“对不起!失礼。

” “谢谢公子相救,莫静茹在此对公子达礼,我跟婢女梅儿为了给我娘亲上坟,路经此地巧遇匪徒抢夺,假若不是公子好心,静茹跟梅儿恐遭不测。

”莫静茹温婉可人,落落大方,显出大家闺秀风范,公孙炎臆测其可能为官宦之女。

“不客气,莫姑娘,路见不平乃人之常情,不需言谢” 公孙炎说著,不禁望一眼车厢,不见李寒现身,他有些担忧。

“小姐我们赶快赶路,时候不早。

”何梅提醒莫静茹,再两个时辰天就黑了。

“我们先行告辞。

p>

莫姑娘?那不就是那天在县城外遇见的莫姑娘?她身旁那位不就是何梅、何姑娘?怎是她们?

  他不禁摸著胸口,飘著淡淡桂花香气的手绢仍牢牢地藏在怀里,没想到这麽快就见面了!

  擂台上的锣声又响起,公孙炎蓦然回神。

莫家家丁敲锣宣布,“巳时已到,各位参赛的公子请务必遵守比赛规则,规则一、点到为止不可伤人,伤人者以淘汰论。

规则二、最後胜出者必须再与我家三小姐侍女何梅何姑娘再战一轮,武艺赢过何梅姑娘,方可成为莫家姑爷,迎娶我家三小姐,倘使此为胜出者被何梅故娘击败,今日之招亲大会即无胜出者……以上为比赛规则,时辰已到,比赛开始……”

  一阵锣鼓喧天,擂台上立即出现两位身怀武艺男子开始比武。

李寒听闻比赛规则凑到公孙炎耳边笑道:“少爷听见了吗?胜出者竟然还须与那位凶婆娘再战一回,呵呵呵……太好笑了……”

  李寒几乎笑得捧腹,公孙炎不知李寒到底跟何梅哪拐到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