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远古神话 > 《重生七零小辣妻》夏雨楚为先
好看的小说《重生七零小辣妻》夏雨楚为先在线阅读

好看的小说《重生七零小辣妻》夏雨楚为先在线阅读

《重生七零小辣妻》夏雨楚为先
独家完整版小说《《重生七零小辣妻》夏雨楚为先》是曲泽所创作的古代虐情类型的小说,本小说的主角《重生七零小辣妻》夏雨楚为先,情节引人入胜,极佳好文,值得非常推荐。顾吟秋年少起就爱慕陆皓,一心想着长大后能和他结发夫妻,白老偕老。  她等了十几年,最终等来的是家破人亡,降妻为妾……
作者:曲泽 更新时间:2022-06-30 13:40:32
开始阅读
内容详情

第三章低头

从数月前知晓陆皓把她困在偏院、不让她知道他已经和公主大婚;      从他亲口承认她日后在陆府只能是一个妾,她终于相信她多年的一厢情愿,原来也是黄粱一梦。

     可不管她如何死心绝望,每次听见他那些诛心的话,她心上千疮百孔的伤口仍是会汩汩流血。

     顾吟秋悲凉生硬地扯出一个笑,眼泪仍然是猝不及防地掉落。

     可是如今,她还是要求他的。

     等那个男人走了好一会儿,顾吟秋这才擦了眼泪,上前扣门。

     “你怎么来了?”陆皓没想到顾吟秋会主动找他,眼里有一点亮。

     顾吟秋直接扑通跪下去,“兰儿受伤了,公主冤枉她偷东西,把她打了个半死。

”      “陆皓,我求你找个大夫来给她看看成吗?”      陆皓恼顾吟秋出逃,这几天,一直等着顾吟秋低头认错。

     可他等来的却是她为了她那个丫头向他下跪。

     陆皓退后两步,面色冷淡了起来:“丫头偷贵人东西,打死都不为过。

”      顾吟秋心头一颤,她看着眼前笔直站着的人,用一种非常陌生、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陆皓。

     “兰儿没有。

”      他可以对她绝情,但怎么能是非不分、颠倒黑白?      陆皓冷沉眸子里藏着一抹暗意,冷哼,“没有?前些日子敢私下帮主人家妾室出逃,这样吃里扒外的奴仆,我怀疑她还包藏其他祸心。

”      “是还不能让她死,还得好好审审。

”      顾吟秋震惊地瞪大眼,同时心中又恍惚,胸腔里一阵阵的疼。

     原来,他还在为兰儿帮她出逃的事恼着,他在借机发难。

     他要她低头。

     见她愣怔又复杂的神色,陌生又疏远的眼神,陆皓捏住她下巴,声音染上冷意:“吟秋,你说过,一辈子都会陪在我身边的。

”      “往后别再想着走,也不要再为其人落泪,否则我会处置了那个丫头。

”      陆皓眼神渐渐聚起阴霾,指腹轻轻擦着顾吟秋的唇瓣。

     她是商户之女,顾家又只得她一个女儿,从小锦衣玉食,受尽宠爱,最吃不得苦。

     却为了那个名分要离开他。

     是,他是给了她委屈,要她做妾,可除了妾氏的名分,在其他地方,他又什么时候给过她委屈?      多年前他被她爹挟恩而报娶他,他很不是滋味,但这么多年,他都没想过和她分开。

     陆皓当日想过顾吟秋的反应,他想或许她会大哭大闹,可他没有想到,她竟然提出要和离,或者休书。

     她要走。

     她是这样令他失望,甚至让他怀疑她并不是如她一直所说的那般在意他,爱他,所以才会这样轻易地想走。

     他娶了公主是无奈之举,更兼皇上赐婚。

     他暂时没有办法告诉她,也是为了她的安危着想。

     可她若是真正爱她,不该是不在乎那些名分的么?她说过为他付出性命也愿意的。

     绝望忽然就如潮水一般漫上心头,顾吟秋唇边勾出了一丝凄凉的笑,喉咙哽咽,“我不会再走……”      她明白,她如今是毫无反抗余地的。

     他要困住她,偿还当年他被她困住的苦楚。

     兰儿最终捡回了一条小命,可日后她的身体也不能再如以前了。

     顾吟秋歇了逃走的心思,每日连屋子都不出,不反抗不说话,如一块木头。

     直到公主生辰这一日,府上大办宴席,许多达官贵人来贺。

     顾吟秋心中很是抵触,但也不得不穿戴好,强颜欢笑出席。

     宴席上男客女眷都非常地多,丝竹管弦之声不绝于耳。

     陆皓和昭乐公主亲密并肩坐在上座,男的俊朗无双,女的眉目如画,看起来无比登对,羡煞众人。

     顾吟秋垂着眸子,很安静,面上什么神色都没有。

     她发现自己很奇怪,明明心里难受得要死,可却已经不会流泪了。

     好似在这些日子里,眼泪早在深夜流干了。

  

/p>

     进了院子一见到陆皓,就泪眼盈盈说,“夫君,我听下人说了,妹妹很不好。

都是我的错,若不是我昨晚身体不适,闹得府里上下一团乱,也不至于让下人疏忽了没顾得上妹妹这边。

”      “妹妹要是有点什么三长两短,那就是我的罪过了。

”      说着还抬帕子擦拭眼边的泪,情真意切的难过与自责,寻常男子任谁看了都只会心疼和只想柔声哄她。

     陆皓袖子下的双手紧攥成拳,指尖寸寸发白,白皙的手背上青筋暴起,俊朗的容貌却一丝起伏都没有。

     他淡声安抚公主,“不是你的错,是她不该冒犯你。

”      “这……夫君怎么能那